• 3094阅读
  • 5回复

黄州遗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枫临溪
 

发帖
732
铅角
2467
魅力
2552
好评度
0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4-04-15
— 本帖被 骑上墙头等红杏 执行加亮操作(2014-10-07) —
            

(一)



    其实,到湖北黄冈来,我真的是迫不得已。
    我是被逼来的。
    在中国的语言文字中,有一个词,叫“年关”,很小的时候每当听到大人们说起这个词,说“年关到了,年关到了”,心里就会特别高兴,因为过年了,有新衣裳,还会有压岁钱;可随着年龄的增长,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这些年,不知怎的,我越来越怕听到这个词;因为,小时候是父母为我做新衣裳,是父母给我压岁钱,而现在,轮到我了掏钱了… …
    单位的效益一年不如一年,这不,年关又到了,工资却还不知道在哪里,三个多月了,老婆问我每天都在忙什么?怎么三个多月了还看不到工资,儿子的新衣裳在哪儿?儿子的压岁钱在哪儿?是啊,她问我,我却不知该去问谁。到这个单位8年了,受过难,也吃过苦,可最终还是无力回天,我知道,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可是,我要到哪里去?我能到哪里去?又有谁会接纳我?
    男人,靠事业在这个世上存活,可我的事业在哪里呢?四十多岁的人了,我仍然很迷茫,“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总是说,我是个入错行、走错路的人。做了二十多年的财务工作,却对财务一点点兴趣都没有,而之所以选择这个行当做为我所谓的事业,只能说是阴错阳差吧,我曾撰文说过,这也只是我谋生的手段而已,混口饭罢了;这不,刚感觉肚子饿,就有人送来了一碗米饭... …
    我是被骗来的。
    同事老邵,是我最好的朋友,闲时会与我聊天喝酒,他喜欢我的直爽,我喜欢他的痛快,因为,每次吃饭都是他掏钱,有时吃完饭我装腔作势的摸摸口袋,他就会立刻跑过来捂住我的手,严肃的对我说,不准掏,掏了你就是瞧不起我,于是我就会装做很无奈的样子,让他去买单,其实我知道,我口袋的皮夹里就那几个钱,够不够付酒饭钱还很难说。
    男人在外面混,都是要面子的。
    老邵的朋友在湖北黄冈,有一家大公司,年底的时候他请我吃饭,把这家公司吹的像朵花一样,其实我知道,他想拉我过去,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一直以来,他都希望我能和他一起做一番事业,可我毕竟是个好吃懒惰之徒,身无一技之长,做个财务还是烂芋冲数的角色,糊弄糊弄人罢了,我若真的去了,说不定就坏了他的事业了。可老邵却说,我相信你,你只要把事情理顺了,就没什么事了,天天玩,还比你现在的工资高呢。回家后我想来想去,和老婆在被窝里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个结果,唉!怎么办呢?最后老婆说,不去,千山万水的,遇到个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可是我毕竟还是没经住老邵的三杯黄汤,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在老邵强有力的攻势下,我终于败下阵来,因为那天,他特意请朋友从安徽给我带来了上好的宣纸,——那是我的最喜爱的一样东西。
    “好吧!啥也别说,我陪你… …
    后来老邵曾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终于把你骗上了我的船”。
    其实,无论骗与被骗,我都是心甘情愿的,因为我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而等到我真正接手了工作以后,随着渐渐深入的了解,我知道,我遇到了大麻烦,也可以说,我遇到了我工作二十多年来从没有遇到过的困难与挑战!
    我也是被请来的。
    初识老雷,是在武汉的一家酒店里,老邵驱车将我带去,老雷正在接待他很重要的客人,他从酒席中退出,专门接洽了我,握手,寒暄,介绍情况,他的话很简短,“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 …好,我全部答应,但我也说说我的要求…  …
    时间不长,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但我感觉此人粗犷中不失细腻,豪爽中透着真诚;目光虽然狡黠,但却映照着商人特有的精明。
    二识老雷是在公司新年的第一次大会上,在会上老雷把我夸的象朵花一样:“一个大公司,财务上几乎所有的工作他一个人都能顶起来,这次请他来,怎样怎样… …”我知道,又是老邵在老雷面前吹嘘我,而此时的我,在老雷的吹嘘下,已是飘飘然两腿发软,心惊胆战,胆战心惊,语言的不通、交流的障碍、未知的困难,都是我前行的阻力!我该怎么办?忽然间我明白了,我真的上当受骗了,因为我知道,此刻,我又成了众人的焦点,老雷已经架起了火,所有的目光都象火焰一样聚焦到了我一个人身上,而我,正是那口铁做的釜!可是,谁又会是这口锅里的豆呢?
    我不是曹植,我更不是那在釜中哭泣的豆!
    其实从心底我也知道,他把我放火上烤,不仅是对我能力我证明,更是对我的信任;会后,老雷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溪,我们一起向前走吧”。
    “士为知已者死!”
    我知道,我无路可退了。
    这真是:
吾本逍遥客,无奈落凡尘;生活困窘迫,逼我自由身;
千里赴黄州,为报知遇恩;江岸扬飞絮,从此飘无根。
积雪飞云端,春雨化入城;西山日暮里,大江一字横;
莫言春光好,花落终缤纷;纵身濯江水,清白做好人!

(二)



    正月初六,离淮赴黄,走时正是下午两点,天空中飘着如丝细雨,心情也莫明的有些伤感,未出淮安,车外竟已飘起鹅毛大雪,2013年一年没有下雪,我不知道此时为什么天空会扬起漫天的雪花,这可是2014年的第一场雪啊,就象是在为我送行,遂以诗留念,曰:

车外瑞雪如落叶,落叶离树难离根,
回首东眺烟云里,此身天涯飘若尘,
野旷天低多歧路,海内知已踏征程,
日暮苍远闻犬吠,世事如梦幻亦真!



    老邵笑我一肚子酸气,我也只是苦笑附和,他是个长年在外的人,不能理解我此时的心情,说实话,在家时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惯了懒散的生活;老婆说我是个油瓶倒了都不能扶的人,结婚十多年了,还从来没有和她分开过,我喜欢过老婆孩子热坑头的日子,但对于未知的未来又充满了好奇,书上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从今后我就要体会这“出门一日难”的生活了。
    好在来这里的同乡共有8个,异乡在外,相互照应,白天各人忙各人的工作,晚上常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喝完酒后就是搓麻将、炸金花,到了星期天也会三五成群的到处溜达溜达,日子倒也过得快活,直到有一天和老乡小倪上街购物,一时肚疼到处找厕所,竟然转到了一个叫“东坡赤壁”的地方… …
    来黄冈之前,我并不知道黄冈就是古时的黄州,只知道黄冈中学全国闻名,而从同事的口中知道黄冈就是古时的黄州时,我不禁愕然了,因为我知道,在黄州的历史上曾经有一位中国文学史上最著名的人物——苏东坡。
    我不是文人,但我崇拜古代的文人,在中国许多著名的旅游景点中,哪儿不是留下过这些文人墨客的精彩华章,一杆竹笔一方砚,三言两语便能镌山刻河,穿透历史,景应人而留名,人应景而升华。而我洽好又是个喜欢乱写乱画的人,而我此时正好客寓黄州,所以我是一定要去拜访他的,同事告诉我离此不远就有东坡赤壁,是苏东坡写赤壁赋的地方,于是我立刻向往了起来,来黄州十多天了,白天忙着工作,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而夜里却总是失眠,迷迷楞楞的老是做梦,夜半听窗外风声雨声汽车声总会有莫明的感伤,仿佛置身于荒山野岭,而当我听说这就是黄州的时候,精神却为之一振,好象此时东坡先生正站在我的面前,长衫白衣,神情孤绝。
    我曾经和朋友打趣的说过,在很多国人的眼中,所谓的旅游就是看房子,所谓的风景名胜无非就是名人故居、古刹庙宇;每年的五一、十一黄金周,全国的各大风景名胜地都是人头攒动,干什么去?——看古人造的房子,看古人造的亭台楼阁,而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忙着拍照留念,以留着回到故乡后向别人炫耀的资本,以证明自已曾经去过某某地方,以证明自己曾经走南闯北,是个见多识广的人;其实在中国,几条每一个城市都有着厚重的文化与历史,几乎每座城市都出现过值得这个城市骄傲的出类拔萃的人物,也正是这些厚重的历史文化与人的相哺相融,才形成了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
    而东坡赤壁似乎就是属于这样的地方吧!
    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样跌跌撞撞的来到这里,这样的到来似乎玷污了这位伟大的文豪,蹲在厕所的时候我就在想,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能让宋词的高峰让后人至今无法跨越,究竟有什么样的乱石,能够穿透历史的走廊,至今还在影响着我们?
    其实中国历史上的许多名山胜水都是文人用笔杆子修饰出来的,但修饰的过于华丽便会引来世俗的目光,而这种世俗的目光终究会掩去文人曾经的情怀,也会挤去曾经的风物山水,正如有个同事对我说,东坡赤壁!那儿没什么好玩的,就几幅破字,几块破碑,还有几座东倒西歪的破房子… …

(三)



    现在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就是这个牌坊,花岗岩的方柱,翘角的飞檐,上书“东坡赤壁”四个大字,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但不知怎地,我忽然间却觉得怪怪的有点不自然,时下的中国,仿佛倒处都在返古,商业街也好,名人古居也罢,倒处都是这种仿古的飞檐斗拱琉璃瓦的牌坊,难道说这些名人的家生前都是这样?
    跨过牌坊,隐隐的我听到了一阵嘈杂的音乐,其实在牌坊外就已经听到了,只是过了牌坊听的更清楚了,正是那一首“妹妹坐船头,哥哥岸上走… …”我不禁哑然失笑,开玩笑的和小倪说,没想到苏老夫子也挺风流,生前没有和妹妹坐船头,死后千年了,却还要天天和妹妹坐船头;抬头一看,原来是个溜冰场,许多俊男靓女正在里面欢畅的玩耍着,突然一位长者神秘的凑到了我的眼前:“算命吗?”我虽然是个外地人,黄冈话还是半生不熟,但这几个字却非常清晰的传进我的耳膜,我鄙夷的向他投去了不尊敬的目光,心想,这就是苏老夫子的邻居么?他所说的樵渔、醉人大概就是这些人吧!这也难怪,身前寂寞潦倒,死后热闹富贵,这也是中国古代文人的一大特点;跨过拱桥,是一个大广场,广场上摆了很多地摊,这里也似乎和我们日常游玩的名人故居没什么两样,只是一个旅游景点罢了,记着前几年一个人去绍兴蔺亭,除了听到鸟鸣泉音,别的什么都没听到,一派自然和谐之声,而这次却不同,感觉很是热闹;迎面走去,看见一个大门,门楼上挂着四个大字“东坡赤壁”的牌匾,牌匾下有三道不锈钢栏杆,有两个年轻的少妇正趴在栏杆上切切私语,她们的身后,就是售票口,我一看票价,40块。
    小倪问我,进去么,我说,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他说你去吧,40块,一盘牛肉呢,我笑着说,好了,你欠我一盘牛肉,晚上喝酒… …
    其实我真的不是个喜欢骗吃骗喝的人,但我这么一说,没想到小倪竟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立即掏钱为我买了门票,临走时还说,一会打你电话,晚上喝酒,我呵呵一笑,看着他隐没在人群之中,人啊,真是善良,善良真好!不知不觉之中,我又欠了一个人情。
(四)



    对于中国的文学史,我最喜欢的一段,就是唐诗宋词,谁都知道,唐诗宋词是中国文学的两大高峰,几乎每一个中国的三岁娃娃都能熟练的背上几首唐诗,而在宋词中,苏轼的成就无人可以替代。至今国人的日常语句中都会经常出现他的词句,在这里我就不一一详列了,词品如人品,他破除了“诗尊词卑”观念,提出了“自是一家”的主张,而“两赋一词”的成就更是有着划时代的意义。
    我相信,苏东坡在临江而立的时候所产生的文思是极其灿烂辉煌的,胸有锦绣腹藏华,随口一吐皆文章:“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这是自然的壮美,更是人生的壮美;东坡的魅力就在于把黄州这个不起眼的小城市变成了人人向往的赤壁,而离开了东坡的赤壁,不过就是几块僵硬的石头罢了!
    当我看到东坡先生因生计艰难而节俭度日时,不禁眼眶一热,有些惺惺相惜之感,呵呵,这位老兄的经济情况比我差多了,因为还有人经常请我抽烟喝酒,用不着东坡亲耕,汗滴禾下。
    苏东坡的一生,是苦痛与困厄的一生,更是艰涩与孤独的一生,乌台诗案,贬谪黄州,凤凰涅磐,由此重生,其实,人生的苦难对于勇者来说往往是一笔最宝贵的财富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诗人的寂寞常常也是历史的寂寞,我穿过那长长短短的走廊,似乎想追寻诗人的脚步,重温诗人那豪放的胸襟;我抚遍那曾经临江的栏杆,似乎是想寻找那曾经的心境,以激荡我弄潮的胆识,但我不是子瞻,我眼前也没有乱石穿空千堆雪,于是我悲怆,悲怆于历史的无情。
    可惜的是我手中无笔,如果有笔的话,或许我又会挥毫泼墨一番:

江山如轴,卷起多少帝王,
江水若沙,掩起无数忠良,
看我中华大地,国运正昌,
炎黄子孙,民族复兴谱新章… …



    呵呵,有点说套话了,经常开会,嘴一张都是些客套话,有时真的感觉自己堕落了,我一边走,一边笑,一边自言自语,我甚至看到了两个管理园林的管理员对我指指点点,他们似乎是在笑话我,笑话我是不是个疯子,也许,也许我真的是个疯子,跑到这里来疯疯癫癫的让人笑话。
    后来还真的是管理员把我拉住,他对我严厉的说,你该走了,我们要关门下班了,我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天啦,不知不觉,三个小时过去了,我连忙打通小倪的电话,小倪说,我坐门口等你呢,省两个电话费吧!
    我问管理员我明天还能来么,明天来我还要买票么?答案是肯定加肯定,不容置疑的肯定,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但这里也不是随便进出的地方,40块大洋,一个子儿都不能少!
    黄州人真的会做生意,建了这一大片的房子,用围墙一围,收个40块钱的门票,还是挺划算的,但我想如果历史的文明一定要与金钱挂钩的话,是文明的升华呢,还是历史的堕落?我想这也许是苏轼的悲剧;也许是时代的悲剧;或许更是文明的悲剧。
    苏轼走了,我也该走了… …
    透过历史的雾霾,我似乎看到了他离去的背影,唐宋之后,中国文坛的诗词高峰再也无人超越,悲剧和悲壮都是巨大的,更是振憾人心的。
    而苏轼只是回首看了看落日的余辉,他真的走了,在他离开之后,黄州还是原来的黄州,再也没有改变,他留下的,只是东坡一片田,田边一茅舍。
    而曾经的寒舍如今已是高屋建瓴,成了黄州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曾经的亲耕之田如今已被花圃所代替,历史似乎已无法重复往日的凄凉。
    走出大门,迎面而来的又是那首歌曲,想必三个小时的时间,那首歌不知已经重放了多少遍!
    “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一路上荡悠悠… …
    我突然间憎恶了起来,因为我怕,我真的怕,怕这嘈杂的音乐驱走黄州这最后一块清静之地,我怕这刺耳的歌词挤走黄州这最后一块诗歌之源!
    这是黄州的骄傲么?或许,这更是黄州的悲哀!
(五)



    闲时与老邵在江边喝酒,老邵问我究竟想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我端起酒杯敬他,说道:

愿在江岸结庐,钓得风卷云舒,
笑看炊烟升起,长江水,武昌鱼,
江水煮江鱼,指点江山,
笑啖东坡肉,畅饮白云边,
人生如斯,不亦快哉!



    其实说归说,笑归笑,我们终究只是过客,这里不是我们的家,正如我问老邵为什么老雷让我们每个人都在这里种一颗树,其实他是想让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里留下一个印记,一个岁月的印记,而当有一天我们离别的时候,你会记得,这里也曾经是我们的家,时间如河,岁月若沙,繁华过后是寂寥,我们的根在淮安!
    网上有一些朋友说我是个有才华的人,我听了还是很受用的,但从心底又是很排斥,我曾把才华的“才”改为木柴的“柴”,因为在心底,我更希望自己只是一捆木柴,燃烧自己,在这个暗黑的夜里陪着我的读者们走过一段有光亮的道路,我就很满足了,至于文人,我更是愧不敢当,因为我自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无非是名利之徒,酒肉之身而已。
    夜阑翻书,看到“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日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的句子,不禁怆然而泪下,是什么样的生活让他们相隔千里?是什么样的感情让他们如此浓烈,我想,如果有一天,诗人能将诗中的最后一句改为“同饮一江水的时候”这种感情,该是多么美满啊!一字之差,却要翻越千重山,万里水。
    午夜梦醒,忽见一白衣人飘然近前,细看乃东坡先生,只见先生横目而视,怒然而斥曰:“溪临枫,名利之徒也… …”我哑然失声,顿然泣下;赤足散发,赤膊掀被而起,一辑至地,匍匐至前,告曰:“吾本山野鄙俗之人,虽无事喜欢挥毫泼墨,诗意文章,无奈上有八十高堂,下有懵懂稚子,老婆虽然贤淑,却是下岗失业在家,全无经济来源,唯有靠我努力支撑,东奔西走,方可骗得每日之口粮,今为名而假装清高,冒冲斯文,为利而别母离乡,千里求职,子瞻斥我为名利之徒,吾真、真、真… …愧然而受也… …
    抬头时,却已不见先生踪迹,但见一轮明月海悬,夜色清澄如镜,恍惚间如在玉宇楼台。
    忽然桌上手机发出滴滴之声,我翻开QQ,只见上面有老婆发来消息:“老公,想你了。”一看时间,正是午夜1点,我不禁鼻子一酸,随手而书曰:

夜阑梦醒最思乡,天涯远,两茫茫;
离别数日,何人诉衷肠;
凭栏翘首望远方,春月夜,在黄冈。



    其实,无论是黄冈,还是黄州,只不过是我人生旅途中的黄粱一梦罢了;如果有一天,我回到了故乡,我会笑着对我的老友们说道:“呵呵,哥们,我可也是喝过长江水,吃 过武昌鱼的人呢… …

                                                                                            写于二0一四年四月十二日
                                                                                                        谨以此文纪念在黄冈逝去的岁月


账已做完一身轻,四年工作两月清;
膀酸被痛伸懒腰,三五乡友春宵吟;
武麻学个六七八,九天阊阖任我行;
歌罢一曲问苍天,大江奔流浪淘尽。
浪淘尽,浪淘尽,岸边涤手操素琴;
浪淘尽,浪淘尽,千里赴黄觅知音;
探幽寻古文赤壁,子瞻词赋万古沁;
遗迹处处今何在?明月夜夜照丹心!
————   黄州遗梦



3条评分魅力+20铅角+10
夜籁小筑卧听雨 魅力 +10 回来了磨,月是故乡明哦 2014-11-03
夜籁小筑卧听雨 铅角 +10 回来了磨,月是故乡明哦 2014-11-03
漫步云间 魅力 +10 苏北才子,淮安骄傲。 2014-09-29
          指 间 风 华
          岁 月 流 沙
          人 生 促 短
          凝 固 刹 那

交流QQ:1097882332 天地任逍遥
离线漫步云间

发帖
1389
铅角
3932
魅力
4691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4-09-29
苏北才子,淮安骄傲。

发帖
31275
铅角
5096
魅力
35633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4-11-03
回来了磨,月是故乡明哦
离线盼望99

发帖
158
铅角
326
魅力
304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1-11
离线盼望99

发帖
158
铅角
326
魅力
304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1-11
离线余勇可佳
发帖
685
铅角
1269
魅力
1269
好评度
0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3-06
你生错年代了,要在宋朝你会与东坡一样齐名,生在唐代你必会与李杜一样

内容来自手机客户端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